沙场点兵,铁流滚滚,第72集团军某合成旅

2021-11-25 18:03:49 文章来源:网络

来源:解放军报

铁流滚滚 合成突击

——第72集团军某合成旅实战化战术演练掠影

皖东山区,夜色如墨,第72集团军某合成旅一场实战化战术演练一触即发。

“砰砰砰!”随着3发红色信号弹升空,多路装甲突击群发起突击。霎时,演训场上战车轰鸣,枪炮声、爆炸声不绝于耳,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硝烟味。

“全连齐射!”就在装甲突击群冲击受阻时,炮兵射击阵地上战炮怒吼,响声震天,一发发炮弹呼啸出膛,直扑目标地域。

榴弹炮、火箭炮多轮打击过后,坦克、步战车交替协同,从不同方向对多个目标实施火力打击,演练进入白热化。某炮兵营营长陈玉军深有感触地说,强化暗夜条件下兵种之间、火力之间协同演练,让多型作战力量在动中实施打击,有效促进了多兵种战术融合。

黎明时分,炮兵分队转移阵地后,集火对核心目标地域实施炮火覆盖。一轮打击后,炮兵分队快速驶出阵地,对“敌”纵深发起攻击。与此同时,装甲编队多路穿插、分割突围,很快攻至纵深地域。

沙场点兵,铁流滚滚。该旅领导介绍说,这场从夜晚打到白天的实战化战术演练,锤炼了官兵信息引导、快速机动、火力打击、战术应用等实战能力,检验了部队年度军事训练水平。【来源:解放军报 张 勇 特约通讯员 张文举 摄影报道】

装甲编队战场机动。

炮兵分队夜间火力打击。

侦察小组实施突击行动。

卫勤救护力量开展伴随保障。

操作无人机侦察“敌”情。

来源:台海网

吉他声中的岁月

■程 艳

坐在台下的时候,吴春雷看上去很普通,个子不高,有点肚腩,脸上皱纹“深刻”。

上了台,怀抱吉他,右手熟稔地一拨琴弦,他粗粗哑哑的歌声响起。

“18岁,18岁,我参军到部队……”

这首歌他唱过无数遍。1986年11月,像歌里唱的那样,吴春雷——那时候还被人叫做“小吴”,光荣入伍来到27军某部。1个月后,他随部队奔赴云南参加边境作战,先到文山州进行训练。

吴春雷来自苏北,初见文山州大坪子村的连绵群山,很是激动。但南方的茂林莽原、潮湿气候和扰人蚊虫,也让他和战友们颇为不适。训练间隙,吴春雷看到有人弹吉他,很眼热。他从小喜欢唱歌,更重要的是,艰苦紧张的日子里,音乐可以带来些许不一样的色彩。

吴春雷和侦察分队的几个战友凑钱,在文山州县城买来吉他和教材。休息时,几个新兵头碰头看书,学基本指法。打听到别的连队有会弹吉他的战友,他们跑去旁听,还厚着脸皮请教。

音乐,像温柔的手掌,抚慰着这些离家不久的年轻人。他们跟着录音机学旋律、记歌词,慢慢可以弹出几首歌曲,《十五的月亮》《望星空》《我的故乡并不美》……吉他声一响,营地飘起歌声,一丝丝,一缕缕,一片片,不整齐,也不算优美,但透着勃勃生气。歌声里,战争的残酷、死亡的隐忧,都退得远远的。有些战友在老家有了相好的姑娘,休息时会打着手电趴在被窝里写缠绵的书信。所以,弹吉他的时候,总有人怂恿:“来首情歌!”

1987年4月,侦察分队上了前线,担负夜晚潜伏任务。月光下,群山的轮廓朦胧柔和。吴春雷知道,这山山岭岭吞噬过很多战友的生命。黑暗中,他想象过自己牺牲的场景。他渴望胜利,但也不惧怕死,只担心家里人难过。

5月2日,侦察分队组织搜山,熟悉地形。在某高地的一处山洞口,一排副班长李宝东被洞内敌人射出的子弹击倒。吴春雷和战友立刻围上去,眼看着鲜血在李宝东的绿军装上浸出一朵硕大的“红花”,又渗进身下的泥土里。19岁的李宝东,上唇的胡须很细软,还没有谈过对象。

白昼漫长,睡不着的时候,吴春雷和战友拿出吉他练习,轻唱起其他连队战士创作的一首歌曲:“别问我,别找我,别等我,别盼我。别问我,别念我,儿子是为祖国……”唱着唱着,大家的鼻头总会酸起来。

此时,前线的硝烟开始渐渐散去。逢到节日,吴春雷和战友就与当地百姓一起联欢。少数民族群众能歌善舞,战士们也不示弱,吉他一弹,张口就来。吴春雷还到当地小学教过孩子们唱歌。这样的时刻,他总觉得战争离他们很远。太平安然的日子,真好。

1988年4月,侦察分队从前线下撤,上阵地94人,下阵地93人。李宝东长眠南疆,永远留在他的青春岁月里。

1990年3月,吴春雷退伍,分配到家乡县城的供销系统。后来,他跑过大货车,还到新疆当过司机。有了小家,糊口要紧,吉他被他搁置起来。偶尔战友相见,他才会弹起一首首老歌,旋律仿如刻在心底。

年纪渐长,战友们的聚会渐渐减少,皆为生活奔忙。要好的几位还时常联系,曾在昆明聚过一次,约在5月2日,李宝东牺牲的日子。聚会上有酒有歌,十几条汉子唱了一夜,《山骆驼》《血染的风采》……他们唱给李宝东听,也唱给年轻时的自己听。

吴春雷爱养鸽子,几番波折后做起了信鸽生意。日子长了,他总觉得缺点儿什么。

一天晚上外出散步,吴春雷看到公园对面开了家琴行,墙上悬挂的吉他一下子把他的眼睛照亮,一颗粗粝的心随着琴行里传出的琴声隐隐颤抖。从此,吴春雷几乎每晚都到琴行请教练习,逢年过节也不例外,还和几位志趣相投的同龄人组了个乐队。

只是,音乐总会让步于生活。不到1年时间,乐队成员因为种种原因渐渐离散,最后剩下的是吴春雷和一个医生老徐。

吴春雷并不懊恼,对现在的生活,他挺满足。他和老徐时不时碰头切磋,成为因音乐结缘的挚友。一双儿女都已工作,生意也算稳定,较之李宝东及那些在前线牺牲、受伤的老兵,吴春雷觉得自己很幸运。他很少跟别人提及当兵打仗的事儿,只有和战友们一起,话头才会像酒像水,汩汩涌流。

那一年4月23日,十几位战友相约重返云南。吴春雷因故未能成行,他一直关注微信战友群里的动态。大坪子村变化很大,当年的崎岖山路变成平坦大道,可以开车进村,老乡们大多住上了楼房。战友们找到李宝东牺牲的山头——视频中,红土崖上苍苍莽莽的野草和30年前区别不大。老兵们多已半秃了头顶,须发斑白。大家操着天南海北的口音,在纸钱燃起的青烟中念叨:“李宝东,我们来看你啰。30年没见,大家都想你……”

看到此处,吴春雷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。那天,他又弹起那首歌:“别问我,别找我,别等我,别盼我。别问我,别念我,儿子是为祖国……”

后来,吴春雷在一个视频直播平台注册了账号,在他的鸽棚里直播吉他弹唱。吴春雷总笑自己没文化,是粗人,没有细功夫。但是,他短粗的手指划过琴弦时,唱的都是真心话。

他唱起了朋友原创的《鸽子,我为你歌唱》,把“鸽子飞吧飞吧”唱成了“鸽子灰吧灰吧”。这是改不了的乡音,跟他对那段岁月的记忆一样,融进了血液里。

上一篇:聚焦新训|杀声震天,直击新兵刺杀训练指挥吴昊:“让全国人民看到航天人最棒一刻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自贡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